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李嘉强 >

求一部电视剧应该是TVB的

归档日期:08-05       文本归类:李嘉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只记得一个情节,就是一个警察(是个警察头子)的女儿被一个精神病人杀了,心里很痛恨,但是却无可奈何。某一个混混的知道了就帮他把那精神病人杀了,并且告诉了那警察,并以此为借...

  我只记得一个情节,就是一个警察(是个警察头子)的女儿被一个精神病人杀了,心里很痛恨,但是却无可奈何。某一个混混的知道了就帮他把那精神病人杀了,并且告诉了那警察,并以此为借口向警察要好处。情节大约就是这样。那警察是坏的,好像还吞了很多钱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王浩生一方面和情妇蓝青布下天仙局勒索石少维,一方面以过失害人的把柄威胁并霸占宁倩华。宁倩华的恋人何志宏掳走与宁倩华长的一模一样的高婕,决定利用她的身份调包将宁倩华救出北京,却被王浩生撞见,打斗中宁倩华杀死王,高婕成为疑凶。宁倩华来到香港后,身份被高敏识穿,于是何志宏又决定谋杀高敏灭口。

  郭树新抛弃了怀孕的郑素心,郑素心嫁给吕世豪后,生下郭树新的女儿吕展眉。郑素心死后,吕世豪思妻心切,酒后误将吕展眉当成郑素心强奸了她。郭树新知道后,以此勒索吕世豪。吕展眉假意委身于吕世豪,却设计将他害死,嫁祸给生父郭树新并杀死了他。

  美食家王定邦决定和妻子离婚,与情人沈若玫在一起,却不幸被美食厨艺大赛的选手余碧玲间接害死。沈若玫决定为王定邦报仇。她假意接近余碧玲,将其骗至清水湾的家中杀害,又利用搬运工人将她的尸体运回余碧玲自己美景湾的家中。而一向与余碧玲不和的朱秀筠则成为杀人嫌疑犯。

  柏恩霖勾引姐夫许伟廉与之发生关系,被姐姐柏恩桐和男朋友蔡志剑发现。柏恩桐和蔡志剑一气之下来到澳门,却被柏恩霖和许伟廉误以为他俩有奸情。蔡志剑为了柏恩霖亏空公款,而柏恩霖却卷钱潜逃,蔡志剑一怒之下杀了柏恩霖,并准备杀许伟廉,反被许伟廉失手杀死。柏恩桐深爱丈夫许伟廉,于是千方百计为他隐瞒。最后许伟廉逃跑时撞车身亡。

  程守安幼时因为保护弟弟程守望而被继母打成痴呆,并且一看到蝴蝶就会发狂。司徒莎莎的母亲决定与丈夫的弟弟司徒亮私奔遭拒绝,后因为蝴蝶丝巾不幸被程守安杀死。程守望替兄长布置成密室自杀案。十八年后,高级督察詹百鸿的儿女詹翠儿又因为带蝴蝶饰品而被程守安发狂杀死。程守望因为维护哥哥,所以不得不撒谎误导警方。结案后,程守安被判无罪,詹百鸿酒后醉言,派人进精神病院将程守安推下高楼害死。

  莫咏希在婚前被叶威强奸,嫁给钟文恺后生下叶威的儿子波波,并被叶威勒索。莫咏希找以前在外国时的男朋友张日飞帮忙,反被钟文恺误会他俩有奸情。波波车祸死后,钟文恺更以为波波是莫咏希和张日飞的私生子。钟文恺在悲痛之际与麦可卿发生了关系,两人更进一步合谋杀死了莫咏希和张日飞。

  大富商翁文伟强奸了丁汉昌的妻子梁秋怡,并使梁秋怡生下女儿丁小容,由丁氏夫妇抚养。丁小容慢慢长大,丁汉昌越发自卑,再加上生意失败而翁文伟不肯借钱,于是决定报复!丁汉昌绑架了丁小容和翁文伟的儿子翁家勤,并千方百计使警方认为绑架者是翁家勤。得到赎款后,丁汉昌又想放火烧死丁小容和翁家勤灭口。

  谭志朗的父母因为相信天玄社,延误治病而死。谭志朗学医归来,见牛背洲的居民仍然受天玄社的荼毒,于是决定铲除天玄社。他分别用水淹、火烧、土埋的方式计划杀死了天玄社创始人云告天的两个孙女和私生女彩虹,以应验天玄社的毒咒,后又杀死了知情人熊健日以及云告天本人。云告天外孙曹向东早知谭志郎是凶手,但他故意替他掩饰罪证,好让他继续杀云家的人,而自己则可以继承遗产。

  陆国基在越南战争时得到一颗宝石,因为得之无道而一直心神不安,便送给了战友方崇业,从此消失。陆国基的儿子赵竟成和妻子娴姐以为方崇业害死了他,决定报仇。赵竟成长大后娶了方崇业的女儿方念晴,并与方崇业的助理ERICA勾搭成奸。后赵竟成得知方崇业的新夫人蒋瑶是女同性恋,且情杀过林小蔓,于是让ERICA勾引蒋瑶,并说服她一起杀害了方崇业,后又杀死蒋瑶让其当替死鬼。最后警方发现陆国基居然没死!娴姐知道错杀了好人,于是杀了ERICA灭口,而自己则替儿子赵竟成顶罪。

  在“密室奇案”后,詹百鸿酒后醉言让胡坚和和陈泰杀了白痴程守安替女儿报仇,却从此被他俩勒索,詹百鸿不得不在“魔法幻影”案件中偷走赎款,并以拒捕罪名开枪杀死丁汉昌。最后詹百鸿忍无可忍,杀了陈泰并夺走他在“爸爸对不起”案件中绑架方崇业得来的钻石,却不幸被柏恩桐看见,于是詹百鸿下毒害死她灭口。此后他又杀死胡坚及其情妇HELLEN灭口,打伤翟永田,并企图嫁祸张大勇。

  《刑事侦缉档案3》,那个头头叫詹百鸿,自从他女儿翠儿死后,他觉得不能翻案对不起女儿,天天买醉,被陈泰和胡坚看到,说了一句想把程守安杀了,陈泰和胡坚就间接让程守安堕楼而死,借此威胁詹百鸿,詹百鸿不想一无所有,就一直受摆布,最终受不了杀了很多人

  高婕(郭可盈)当日毅然离开大勇(陶大宇),谱出第二辑中凄酸的结局;今日,二人在北京重遇,感情关系依旧纠缠不清,但同时又要面对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杀人陷阱,《刑事侦缉档案III》故事发展叫您更胆颤心惊!

  两个高婕,策划影子杀人?!第三者柏思桐(陈法蓉)的出现,竟是延续第二辑篮嘉雯的章节!情之所至,爱他的人却被他爱的人伺机杀害!义仔(梁荣忠)如何周旋于吕展眉(汤宝如)、司徒莎莎(杨婉仪)和新扎师姐李思龙(钟丽淇)之间,寻找心中至爱?抑或,他只是惨被人利用作杀人工具?

  张大勇--陶大宇.高敏--陈美琪.李忠义--梁荣忠.李思龙--钟丽淇.雷肖凤--林漪琪.丁守礼--楼南光.孟波--叶震声.毛德芬--何嘉丽.陆国兴--黄文标.傅金荣--张松枝.卢冰冰--温裕红.姜千松--刘永晋

  《北京狂情》何志宏--谭耀文.宁倩华/高婕--郭可盈.乔进--程小龙.于小愉--吴美珩.伏照红--吴素琴.王浩生--梁建平.蓝青--蓝天樱.石少维--张锦程

  《幻海情缘》吕展眉/郑素心--汤宝如.吕世豪--刘江.郭树新--黎彼德.吕展茹--林嘉丽.吕展其--刘永健

  《目露凶光》朱秀筠--罗冠兰.沈若玫--杨玉梅.余碧玲--吕有慧.王定邦--杨瑞麟.王妻--萧玉燕

  《爱恨纠缠》柏恩桐--陈法蓉.柏恩霖--钟慧仪.许伟廉--郭政鸿.蔡志剑--莫家尧

  《密室奇案》程守望--何宝生.司徒莎莎--杨婉仪.程守安--李鸿杰.詹翠儿--汪琳.詹百鸿--金兴贤.司徒亮--李耀敬.司徒奶奶--黎宣

  《谁明浪子心》张日飞--海俊杰.钟文恺--李成昌.莫咏希--简佩筠.麦可卿--邝文珣

  《魔法幻影》丁汉昌--罗浩楷.丁梁秋怡--方伊琪.翁文伟--王伟.董天娜--马菁宜.翁家勤--洪天明

  《夺命神棍》曹向东--钱嘉乐.谭志郎--马德钟.熊健日--李家强.云告天--蔡国庆.云宝琼--梁咏琳.梁智匡--陈荣骏.彩虹--刘美珊

  《爸爸对不起》方崇业--罗乐林.方念晴--姚莹莹.蒋瑶--梁婉静.陆国基--焦雄.何小丽(ERICA)--汤盈盈.娴姐--苏恩磁.李汶芳--廖丽丽.BILLY--赵静仪

  《幕后玩家》翟永田--廖启智.柏恩桐--陈法蓉.胡坚--艾威.陈泰--邱万城.HELLEN—马蹄露

  高婕失忆后与张大勇分开了独居加拿大,勇想往加找她时她刚回来,目的是往北京做访问。婕在港看心理医生,旧的已退休唯有改看何志宏医生。勇偷偷跟她去北京,婕在机上遇一个叫罗道风的人,他说认识婕,婕以为是失忆前的朋友。李忠义突来到北京,向勇说石少维被勒索,勇即与他们去报公安。婕本应向一位张教授采访,但他突有要事,改为翌日。另外勒索维的人第一二次均未有露面,但勇和公安乔进已看出一女人与事有关。婕探访不返,勇四出找不获,即报公安。风突然在酒店跳楼死去,婕回酒店取证件急赶回港,但被扒手抢去。

  勇带婕去报失证件,婕见公安心虚状。而第三次交易时公安捕获女子蓝青,她说出是与王浩生合作勒索维,但生已不见了,其实已死。进发现生有一女子留下的悔过信,觉生的死与她有关,她叫宁倩华。勇巧认识伏照红,红是进母,进因办公常冷落妻姜杨,令红不满。婕回港提出与勇分手,其姊高敏力劝也无效,勇不知为何,追问时误伤婕腿,送院诊治。敏看X光片说片不属婕,因婕曾受伤应有螺丝在骨肉。后敏被车故意撞倒,性命垂危。勇无意中发觉宏与风是认识的,更知道X光的事,看出婕是假的。

  勇在质问婕时被击晕,幸义赶来才保命。醒后即赶上北京,真的婕躺在病床中。婕想起曾被生想强奸她,乃她自卫刺伤了他的经过,但因她晕了,之后的事全不知道。公安说婕杀了生,按例勇不能见她,勇大怒而婕感无助。后勇找了个初入行的律师愉。

  勇托愉送信给婕。进被勇对妻子的感情打动,连夜赶回家与杨一起。婕晕送院,进允勇见她,二人相拥勇即问案情,觉得疑点重重。在港,假婕(即宁倩华)欲与宏远走,但义追来二人分海陆逃走。华后被中国公安捕获。义派往北京查华案,华坚说没杀人只认与婕掉了包,勇大急知婕处境甚危。勇、义、进等重返现场,在一小孩的棉衣上发现了华的漆手印,华惊愕。

  华证据确凿承认杀了生,婕获释与勇喜极而泣。另一方面宏来自首,他向进说所有人是他所杀,与华无关。杨有了孕,最开心的还是进母红。法院上,华与宏同被判死罪,而婕的自卫伤人罪则不成立。宣判后,二人随即返港。

  勇与婕回港,婕想随敏回加,但最后亦留下来与勇一起生活,勇大喜。勇婕搬近义家与他为邻,义每日都被女警李思龙抄牌,甚无瘾。勇亦派与义同队,其中还有沙展翟永田从外调内,但田脾气甚怪。婕姨朱秀筠由外地回来,住在她家中,而义的伯娘亦是如此。义陪伯娘上广州看病,回程一女子吕展眉看见一人被推落山,死者竟是眉父吕世豪。

  眉极伤心,案件十分复杂。义对眉十分照顾,眉对他也有好感,二人感情不错。筠知婕跟余碧玲学厨,甚不满。龙也调来跟勇工作,勇派她跟义,龙觉大镬!田循豪户口少了一百万的方向去查此案,义找眉,在豪房中找出一个电话,跟下去查出借钱人叫郭树新,与豪曾在酒吧冲突过。眉生日邀义入南丫岛玩,二人醉了倒在床上,翌日新被发现死在海边上。

  钓鱼者目击新是投海自杀的,义估计新杀了豪后畏罪自杀,但田不信。勇带人来新家搜查,田找出地铁车票及约会日期,果然查出新在豪死时有不在场的可能,勇佩服他的老差骨性格。义与田对案的看法不同,二人吵起来。眉对义极为认真,使义陷入热恋中。勇查出豪、新与眉母三人的关系,眉母是怀了孕才嫁给豪。另外据旧工人称豪自眉母死后曾以为眉是其母,把她强奸了,义开始也重新研究眉的为人与品格。伯娘接受催眠说出没有看见有人推豪落山,是眉引导她所致,眉很明显与案有关。

  义想起眉在南丫岛翌日有咸味在其头发上,而心理专家潘子韬说眉极危险,随时爆发。义假意对眉好,又故意引她来偷看自己与龙拍拖谈心,使眉陷入疯狂境界。眉约义去拜豪,勇等全面戒备。其间龙突接母晕倒消息,勇叫她回家探母。不久,义查出龙母没事,知中了计,马上赶回救龙,眉欲把龙连人带车推落山,幸义及时来到,更把眉拘捕。眉讲出事件真相,最后在警署内自杀。

  婕见心理专家韬,韬叫婕找兼职,对婕产生好感。婕任兼职记者,探访参加美食比赛的人,第一个是玲,筠极不满。筠无意中认识了鸿,被鸿的魅力吸引。筠在记者会上被玲气坏,离场时用车吓她,玲跌在地上大叫救命,众人齐齐上差馆。田助筠吓退玲不再告她,但筠不知,原来田曾是她的未婚夫。后筠见鸿是各人上司,更加喜欢他。筠弄伤手不能参赛,玲冠军。翌日婕打算为她做访问。

  田在昔日常到的离岛的旅店找到筠,因赶不及尾班船,故在海滩等至天明,翌日田把筠带返警署。田与龙入美景湾为筠找时间证人,终在沙滩上找到一位画家,原来那日他曾趁筠睡著了,为她画了幅人像画。筠终于清白。婕与筠探玫,无意中发现一个玫瑰花纸镇。后婕找到资料知香港商人邦曾因吃过玲的食品在新加坡死去,引起勇怀疑。勇查出邦与玫有恋情,婕想起那纸镇,更回想与玲最后通电话时的时间差。

  婕往玫公司查出她在记忆电话中做了手脚,肯定她与案有关。再记起那日玫搬家时有疑问的樟木箱,婕于是与筠入美景湾追查此事。而勇亦不约而同与伙记重返玫家打探。玫终被揭发是杀玲的凶手,被勇拘捕。龙母病危,临终前说出龙父另有其人,叫她尽可能寻回生父。义接了龙来其家暂住。勇同父异母弟飞在美来港,飞行动怪异,思想新潮,筠和婕对他都没有好感。

  水边发现男尸钊,龙看见即反胃呕吐。鸿约筠去看歌剧,筠表错情其实做了一晚保母。龙向婕说出心中的救命恩人-大哥哥的故事,其实义就是那大哥哥,但二人互不知道。勇与婕拍拖见女子自杀,即救,她叫桐。婕介绍飞在杂志社任兼职摄影师,飞喜。桐是勇的旧朋友,她向勇婕说出自己的过往,包括嫁了个作曲家廉,后廉失业在家,桐工作持家,但不久揭发廉与她妹霖的奸情,故欲自杀。未几,又传来霖的死讯。

  霖死了,且死状恐怖。邻居莎说霖死前传出巨大音乐声。义不慎打破了莎的米奇水杯。勇与义往澳门追查那日四人来澳的过程,知道有人因出风瘫曾被送院,假定钊是凶手。老妇来认尸说死者是钊,勇对桐认错尸抱怀疑态度。桐电视台叫William回来,其实是用歌名叫他不要。勇隔了很久才想通。桐拒筠好意不吃蛋糕,因她对蛋有敏感,另外龙找出澳门医院报告,勇直指桐讲大话。

  勇再揭穿桐认错尸的用意,桐说实话。原来那日是桐与钊先去澳门,后二人通知廉及霖来谈判,最后不欢而散。义经常照顾龙,更说出曾救女孩,龙知他就是那个大哥哥,但没机会向他说清楚。勇跟踪桐,廉终于现身,勇马上把他拘捕。后廉说出事情因由。原来钊亏空公款为了霖,但霖竟爱上廉,于是把霖杀了,再想杀廉,廉错手杀了钊。交代一切后廉冲出马路被车撞死。

  飞与杂志社老板太太希是旧相好,婕看出二人关系。一日,飞与希带著希儿波出外,波被车撞倒,送院后死去,希自责。莎来找义查其母十八年前死去的案件,因她找到一封信,估计母亲盈不是自杀。田是此案那日负责的警员,义问他经过。后与龙重返其家,在街坊口中知道有一邻居大B常来他家中玩耍,案发当日也有出现。筠留港开食物店,被装修工人欺负,田代出头反受伤送院,医生认出以前见过他,更向田说近日也遇见大B-望。

  义、莎和龙来找望,但望已忘记了一切。婕介绍桐在筠店帮手。田好友坚来筠店找装修工人出气,筠报警,因为免坚有事,出钱赔给筠和工人。鸿女儿不幸被杀,勇和义马上找线索。田看儿身旁有少量头发和蝴蝶扣帽,想起与盈死时一样,对勇说,勇即循此追查下去。莎与望接受催眠,望记起莎是受人所叫去锁门,故推测那凶手是熟人。莎的叔叔亮与盈有关系,义在盈坟前等亮来,亮说出过程,但却说与案无关。莎往斋堂探?时遇男子朱,朱说是旧街坊,早年经常来他家玩。

  田想起那日到场时屋内落下窗帘,故相信望在说谎话。勇和义即找他回来问话。望起初不认,鸿回想起见过他,指证他是凶手,望觉一切已定,故认是他所为。勇和义觉案中有疑点,且望与拼图不符,往问朱。朱说出望有兄安同受后母琴打骂,追查下安是神经汉并与拼图相同。勇和义拘捕丁安,安傻傻地说是他所为,望更将全事说出。

  莎与望终分了手,义觉有机会。而安因患精神病,律政署不予起诉,使鸿大表不满。后安在精神病院堕楼身亡,鸿被查。筠食店开张一改再改,但她充满信心。田对筠仍存厚望,但筠对鸿的兴趣大些。飞与老板娘钟太的关系极不寻常,还一起走入酒店,引起各方面的不满,尤以大勇为甚。勇一直希望生孩子。婕想起以前曾与女子打架,更被勇发现一直在吃避孕丸。

  勇、婕闹反,婕与同事往钟生家打边炉,钟太希不在。勇来接婕,二人修好。飞多日不回,勇担心。义来电说错怪了飞,但希的失踪使勇把二人串在一起来想。勇查出希曾入住南丫岛酒店,但又没了踪影,从指模中证实是希。另外,希在这两月提走了接近百万元,矛头一致指向是为了飞。勇不知如何应对,在烦恼间传来发现男尸,很可能是飞的消息。

  勇经过各方面的证实下才相信那死者是自己的亲弟飞,十分难过。他不眠不休的查下去,想起一个曾与飞打架的人来,他叫叶威。田遇飞遇害一夜最后所见的女人,几经辛苦才追获她,她叫麦可卿。卿认曾见飞,但是代希说分手的事,没有其它。勇父和妹来港,悲痛欲绝。而义则从血型中查出希儿不是恺所出,有可能是飞。另外龙找出飞一盒自拍录影带,马上交勇看。

  从飞的影带中知道飞与希是清白的,希是在婚前被叶威因奸成孕,日后威更以此来威胁她,希与飞重遇知此事,飞代希出面与威争吵。勇捕获威,但威在案发时有不在场证据,勇对他没法子。另外恺公司职员Jimmy中毒死去,勇从他女友口中知Jimmy于案发后曾见希,更觉奇怪。婕在电视中看见勇旧女友Carman,想起可怕的往事。勇终想出Jimmy看的不是真希,马上与义等往恺家,但到达时恺家发生爆炸。

  勇被炸伤送院,屋内除恺和希外还有威,但威已死去。恺和希及勇同被送院,勇不理婕劝告找恺查问,恺承认怪错了飞,与卿合作计划杀希和飞,更因Jimmy见过卿,卿独自在饮品内下毒杀Jimmy。及后恺从婕口中知威才是强奸希的人,且一直在勒索她,故恺与卿再用计诱威堕陷阱,想用煤气与他同归于尽。飞案大白,卿因伤重死去。而婕与勇的距离越来越远。

  勇、婕送柔及父上机,勇始终对飞之死感遗憾,婕打听文之事,勇、义逃避,婕无奈。众怪田大意,累飞枉死,田与勇说个明白,推撞起来,鸿欲调走田,勇拒绝,筠替田向鸿求情,鸿乘机求婚,筠心甜。义带莎见伯娘,伯娘对莎印象甚佳,龙见二人亲密,心酸,龙不愿做电灯胆,谎称有男友。莎在童军中心带活动,将容错认为莉,被人接走,容父昌至,心急如焚。

  容被绑架,怡、昌担心不已,到翁家求玮借钱,当场被拒。婕、筠遇贼,幸田及时出现相救,田伤脚。婕受惊,勾起丝丝记忆,记起文、勇之事。筠探田,田有所行动,筠怒掴田。昌、怡曾替玮打工,昌为救玮被车撞伤,入院一年,期间怡生下容,义怀疑容乃玮之女,怡羞愤,直认当年被玮奸污,幸昌肯接受容。警方查得绑容之车属于玮子勤所有。玮突转变态度,借出八百万,昌依言交给海洋公园魔术师,赎金竟不翼而飞。

  昌调换赎金,依绑匪指示,放在家中,警方见绑匪照片,凭胎记认出是勤。一单位失火,勤、容烧伤昏迷,赎金下落不明,玮不追究。婕受催眠治疗,知与勇、文之三角关系,勇无意中看到婕日记,婕为报恩而嫁,勇心灰意冷,决定离婚,婕无奈。义、龙在医院遇Michael,得知勤爱狗如命,勤应不是绑匪,勇怀疑勤极有可能是另一条肉参。

  义查看起火单位录影带,发现可疑男子极似昌,昌发难,坦言为向玮报复。昌拉拢勤,令警方误会勤乃绑匪,然后放火烧二人,二人大命,未被烧死。义劝昌投降,鸿突开火杀死昌。众搜昌家,未发现赎金下落。婕与桐逛公司,不慎从自动电梯跌倒,婕流产,勇难过,以为此乃天意,不愿再勉强。

  勇、婕决定离婚,勇到义家暂住,婕回加探母。龙无意中得知莎老板乃亲父业,龙相认。业怀疑,龙气极而走。筠误信天玄水,致入院,鸿趁机求婚,阴差阳错下,因错失机会。桐遇东,与勇、义等入牛背洲度假,探望外公天。村民责琼、匡以天玄水骗财,桐劝天破除迷信,天怒。日预言方家有人死于水里,义喝下虹捧出的咖啡,中毒倒地。

  东请医生朗来,替义洗胃,义无恙。龙照顾义,竟示爱,义诈作未醒。琼心口中刀,死在水中,勇查问下,知琼与匡及妹珊不和。日又预言有人会死于火中,神坛起火,珊被烧死,日随即道出有人死于土中,众毫无头绪。虹失踪,怀疑虹乃帮凶。风球落下,匡即匆匆离开。白找桐,桐大惊呼叫,勇等赶至。

  日逃去,勇从虹父九口中得知虹乃天之私生女。天改遗嘱,将家产留给桐。婕回港,遇勇,二人相对无言。虹尸体被发现,应验了日死在土中的预言。水、火、风、土乃天玄教之毒咒,惩罚犯教规之人。东追求桐,桐以勇过桥。勇查探下,知当年天玄教曾害死不少村民,朗称父母之死与天无关。日被人推下山崖而死,桐突发难,欲杀天,勇阻止桐,桐跌下山崖。

  桐藏身废屋,勇、义引凶手出现。朗至,欲杀桐,朗逃走,将天捉上山,推天下崖,天惨死。朗被捉,坦承当年父亲误信天玄教,因病而死,朗为报仇,借机取得珊、虹信任,又利用日说出预言,实行杀人妙计。东怀疑桐未死,朗又道出桐藏身之地,朗才会拆穿勇、义之计谋。天将家产转给东,东诡计得逞。承受大笔遗产,坐享其成。

  勇、婕有心逃避,众无奈。婕知龙心事,邀龙回家暂住。勇、桐偶遇,桐对勇有意,勇终鼓起勇气,追求桐。模特儿蔓尸体被发现,龙、义在业、瑶订婚宴上找瑶协助调查,龙心情激动,义加以安慰。业查出龙身份,与龙相认,送上宝石,龙拒绝。业突被蒙面人捉去,龙阻止,表露警察身分,泰、坚以业安危要胁,龙无奈,被贼打晕。

  业、龙被泰、坚绑架,泰索取赎款,龙提示之下,义知藏蔘地在西贡。泰、坚见勇、义出现。即避开,业、龙获救。勇拉队拘捕泰,坚和田突然肚痛,先行离开,田以为染上癌症,筠亦担心不已。杂志社收告密信,指业谋害战友基,婕往访问,业大怒。婕汽车被破坏,龙误会业,业动气,瑶陪业看医生,业回家即躲进书房,业竟在房内人间蒸发。

  有人发现业曾在箱子崖出现。现场遗下拐杖及颈巾,当年基亦在此地失踪,众怀疑业心魔作祟而自杀。基在天桥底生活,婕和龙遇基,方知真相,基抢去美兵宝石,内疚不堪,将宝石赠予业,基妻误会业抢走宝石,基跳崖被获救,自此与妻儿失败。田无大碍,筠虚惊一场,终决定悔婚,鸿大受打击。龙记起业失踪当日曾运走石羔像。往查运输公司,一木箱突倒地,业尸翻出。

  业证实遭勒毙,龙心情恶劣,莎觉龙、义态度不对劲,田从Helen口中查得坚下落,坚趁机打晕田逃去,鸿怀疑田徇私。众查得瑶乃女同性恋者,与梦有一段情。突传来瑶死讯,Erica与看更入工作室见瑶已上吊而死。娘带义买手炼,义见龙情绪低落,赠炼给龙,再买一条给莎,莎见龙手带的炼一模一样,感不安。

  龙为免莎疑心,与义同上契娘为义兄妹,义无奈,勇查得Erica与瑶亦曾有恋情,觉Erica有可疑,婕见勇、桐亲密,感妒忌。筠借意约勇、婕食斋,遇娴,婕迫问下,知娴乃基妻子,娴隐瞒儿子身份。娴用刀刺伤Erica,Erica伤重入院,娴揽罪上身,直认是杀业及瑶之凶手,众怀疑娴替儿子顶罪,调查之下,竟发现成乃娴之子。成乔装医生往偷见Erica,胁协莎及龙,义及时出现,成答应先放一人质,龙左右为难。

  义叫成先放莎,龙心碎,勇、义趁机制服成。成坦承罪状,误会业害成父亲,故处心积虑报仇,接近睛,取得业信任,再利用Erica接近瑶,布下杀人妙计,做成业自杀的假象,更以瑶作替死鬼。勇跟田至十四楼,赫见泰被杀,宝石则不知所踪,田被停职调查。桐见坚,车铲上路面,鸿载桐一程。勇未忘情婕,与桐摊牌。桐买醉后回家,被发现口吐白沫而死。

  勇误会桐殉情,大为难过。婕收到旅行社覆电,知桐事发当日曾往订机位,故决无自杀可能,勇积极调查。勇查得Helen下落,赶往锦田,田遇Helen,即跟踪,婕亦随后追查,至一烂屋,即听闻枪声,田倒卧血泊,婕霎眼间见勇是凶手,惜未敢肯定。田昏迷入院,筠担心不已,勇查得婕曾在现场出现。一流浪汉刀当时曾听闻枪声及各人对话,但未见样貌。

  勇遇坚,被坚走甩,坚尸被发现,遭玻璃樽插死。婕怀疑勇,向筠透露,筠在差馆大吵大闹,勇被调查,周Sir中毒,鸿屈勇,勇唯有胁持婕逃亡,鸿开枪,幸勇大难不死。勇匿藏在围村,义未会合,勇怀疑鸿乃内鬼,可能是杀桐的凶手,决找凤相助。鸿在医院杀田,被筠及时发现,鸿称女儿遇害后,借醉消愁,泰、坚替鸿报仇,自此被二人要胁。

  凤率众到医院,赫见鸿胁持婕,勇制服鸿,婕受伤昏迷。鸿和盘托出,收起瑶的赎金,杀昌灭口,杀泰、坚、Helen及桐,更将罪名推在勇身上。田清醒,筠大喜,二人终可成好事。龙为逃情,决辞职与睛赴加。莎见二人痛苦,暗中安排与赴澳洲,义、龙知莎有心成全,感激不已。勇见婕昏迷未醒,放声痛哭,婕悠悠醒转,更恢复了记忆,二人经过重重挫折,情深拥抱。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lijiaqiang/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