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彩图 > 李嘉强 >

疫苗企业科兴生物控制权纷争一审宣判 流感疫苗生产未恢复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李嘉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此次案件涉及到2018年2月举办的年度股东大会董事会选举争议,系科兴生物内部纠纷。事件后续影响恶劣,疫苗企业北京科兴部分主要疫苗被迫停产,影响到全国范围内流感疫苗供应不足

  陷入纠纷8个多月后,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控制权争端有新进展。不过,因控制权纠纷导致的甲肝疫苗和流感疫苗迄今尚未恢复生产,而流感疫苗停产直接影响到2018-2019流感季全国范围内出现疫苗供应不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陷入纠纷8个多月后,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控制权争端有新进展。不过,因控制权纠纷导致的流感疫苗迄今尚未恢复生产,而流感疫苗停产直接影响到2018-2019流感季全国范围内出现疫苗供应不足。

  北京科兴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科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VA.NASDAQ,科兴生物)主要生产实体。2018年2月,由于科兴生物年度股东大会的选举争议致使公司出现现任董事会和新选举董事会两份董事会名单,此后又引发连锁效应,香港科兴(科兴生物子公司)、北京科兴(香港科兴子公司),相继卷入董事名单争议,控制权纠纷导致北京科兴生产活动直接受到影响。

  2018年3月,科兴生物大股东1 Globe Capital LLC(1 Globe)此前就上市公司董事争议向公司注册地北美洲国家安提瓜和巴布达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承认新选举董事合法,变更原有公司董事会成员。

  安提瓜和巴布达高等法院近日在官网发布一审判决文书,法院驳回了科兴生物大股东1 Globe方面提出的董事变更请求。1Globe方诉讼代表强新科技运营总监飞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仅是一审判决,并非最终判决,接下来还有三次审理。

  这项争议缘起科兴生物2016年启动的私有化进程。科兴生物股权分散,集团最大股东1Globe及其关联方ChiangLi Family持股22.5%,赛富基金持股18.91%,尹卫东占比10.61%,机构及散户持股占比44.98%。2016年科兴生物启动私有化之时,科兴生物CEO尹卫东携手赛富基金先组建A买团,北京科兴小股东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组建B买团,双方各自发出私有化要约。完成私有化需要在股东大会上得到三分之二以上股东通过,1Globe作为科兴生物大股东对私有化成功起关键因素,但其始终在双方买团处于摇摆状态,后公开表示支持私有化价格更高的B团。A、B买团均未达到这一门槛,双方在僵持2年多后私有化被迫终止。

  2018年2月举办的科兴生物年度股东大会各项议程中董事会选举最为核心,涉及争夺科兴生物董事会控制权,一旦尹卫东等原任管理层落选,将失去公司控制权,也将私有化博弈中处于劣势。2018年2月科兴生物年度股东大会上,在重新选举现任董事会环节,选举现场出现申请人和异议股东要求选举额外提出的董事名单,新选举董事名单获得出席股东数量过半数支持,但由于会前披露程序存在争议,各方为此争执不休。该项诉讼的重要性在于明确额外提出的科兴生物董事名单是否合法。此外,科兴生物子公司香港科兴的董事变更卷入公章、董事签名造假风波,目前正在香港高等法院审理。

  2018年2月年度股东大会前,科兴生物董事会成员为尹卫东、李坚、Mr. Simon Anderson、卢毓琳和梅萌五人。其中李坚来自私有化支持尹卫东的赛富基金。此前私有化启动时,梅萌、Mr.Simon Anderson、卢毓琳三名董事作为特委会成员曾与尹卫东方先行签署协议。其中卢毓琳态度较为暧昧,知情人士称其并未在此次纠纷中站队。

  根据安提瓜和巴布达高等法院发布的判决文书,2018年12月3、4、5日三日连续审理后,一审判决在12月19日宣布。原告方为科兴生物第一大股东1Globe,被告方为科兴生物。

  2018年2月的年度股东大会延伸出科兴生物子公司香港科兴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的董事变更记录造假风波。2018年10月,尹卫东一方通过公众号“疫苗之益”发布公告称香港科兴及北京科兴董事备案遭到变更,其中涉及伪造香港科兴公章及香港科兴、北京科兴部分董事签名。据财新记者了解,此案仍在香港高等法院进一步审理中......

  “收费的现在没有药,免费的现在也没几支了,人家都打完了。”东华门社区卫生服务站保健科一名工作人员说。

  10月底,进入流感密集暴发期,全国多地流感疫苗供应不足。财新记者了解到,在北京,今年流感季北京全市已出现流感疫苗供应不足,多地接种不上自费疫苗,部分区域免费疫苗也面临断供危机。其中,东城区过半数接种单位已无自费疫苗库存,本周末已无法供应自费疫苗。

  流感是由季节性流感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一般冬春季高发。根据国家流感监测中心数据,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全国累计报告2396起流感疫情,为往年同期四倍。

  科兴纷争缘起股东财务危机?未名集团部分质押股票遭强平[2018-09-14]

  陷入参股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控制权纠纷近5个月后,山东未名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002581.SZ ,下称未名医药)又有新麻烦。据9月12日未名医药公告,因公司股价持续下跌,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未名集团)持有的部分未名生物股票被强制平仓。

  根据未名医药公告,2018年9月7日至11日,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对未名集团持有的部分未名生物股票进行强制平仓操作,截至公告日,共平仓481,428股,占未名医药总股本的0.08%。平仓后,未名集团仍是是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平仓前持股26.94%,平仓后持股26.86%。此前,未名集团还有1.305%的持股遭到冻结。

  未名医药称,此次强制平仓系未名医药股价持续下跌所致,上述股权变动非未名集团主观意愿的减持行为。据未名医药公告,2017年12月未名集团曾提出要在2018年6月26日前,对未名医药完成1至3.5亿元之间的增持计划,最终由于企业经营原因变更为5049.79万元。

  特稿“感冒”启示录:复盘《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疾控漏洞 [2018-02-20]

  春节前,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下称《流感》)在社交媒体激起了广泛讨论。但对于文中作者岳父所患何症,救治过程前后是否及时、对症,出现了不同的理解和声音。

  作者称,一种“未知病毒”的感染,令其身板素来硬朗的岳父一步步走向不治。从最初症状出现,到老人不幸离世,中间只相隔短短27天,却辗转了多家医院,输血,进ICU,上人工肺,插管,用尽了各种复杂救治手段,患者和亲属痛苦不堪,救治费用令人咋舌。求医过程的曲折艰难,激发读者强烈共鸣。

  不少医界人士阅读了《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纷纷作出评论,认为文章的记录是真实而真诚的。一个受关注的问题是,看似曲折的求医过程中,患者治疗有没有存在延误?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lijiaqiang/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