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彩图 > 李嘉强 >

科兴生物毒丸计划遭大股东抵制 称奉陪到底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李嘉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财新记者获悉,科兴生物2018年度股东大会最晚将在2019年5月6日举行,在此之前,一则激活毒丸计划的公告已在股东内部引发激烈争议

  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宣布激活毒丸计划刚满一周,股份可能遭到大幅稀释的大股东强新资本(1 Globe Capital LLC)公开表态反对。1 Globe主席李嘉强近日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单方面滥用毒丸计划是突破底线 Globe将奉陪到底,绝不让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VA.NASDAQ,科兴生物)宣布激活毒丸计划刚满一周,股份可能遭到大幅稀释的大股东1Globe Capital LLC(以下简称1 Globe)公开表态反对。1 Globe主席李嘉强近日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存在争议的公司董事会激活毒丸计划是完全错误决定,在法院尚未对毒丸计划有效性及是否触发、由谁触发等关键性问题作出判决前,单方面滥用毒丸计划是突破底线Globe将奉陪到底,绝不让步。

  “这就相当于你把机枪架到别人门口,我们一定要反击的”,李嘉强说。他表示现有的毒丸计划违背美国资本市场规则,真正触发权利计划的正是激活毒丸的一方。(参见“科兴生物控制权争夺升级:董事会激活毒丸计划”)

  1 Globe和包括目前实际控制科兴生物的管理层在内的另外一组股东2016年因对从美国退市的私有化计划产生分歧,双方关系的裂痕扩大。分歧的焦点与科兴生物主要业务实体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的董事长潘爱华有关,1Globe所支持潘爱华的收购方案正是科兴生物实控管理层一方所强烈反对的。尹卫东担任科兴生物的董事长和CEO,但这一任职资格合法性遭到1Globe方的质疑。

  李嘉强当场向媒体披露,1 Globe方面已攻克新型免疫佐剂技术难关,并研发出纯蛋白多价广谱手足口疫苗,该种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均优于科兴生物主要盈利品种EV71疫苗(手足口疫苗)。李嘉强称科研与纠纷之间没有关联,也希望未来就纯蛋白疫苗能够协作,“把盘子做大”,但如果科兴生物私有化各买团合作走不通,双方最终不能达成一致,1Globe肯定清仓科兴生物。

  李嘉强的强硬表态基于科兴生物此前于2月23日发布的公告。(参见“科兴生物控制权争夺升级:董事会激活毒丸计划”)

  “虽然是个学者,但是我有武将的这种骨气”,面对媒体,李嘉强难掩其对尹卫东方激活权利计划的不满。据强新科技集团官网介绍,李嘉强在美国行医多年,是第一位获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并入选完成哈佛大学住院医师与专家医师训练的中国人,身兼哈佛大学BIDMC医院艾克曼分子靶向治疗中心主任,美国内科学院特邀直选院士多职。此外,他在美国成功创办多家生物科技公司,强新科技集团始创于2006年,旗下1Globe Capital是在国际健康产业与高科技领域以战略投资为导向的投资公司。

  股东权利计划又称毒丸计划,多见于公司反收购案例,通过向恶意收购方以外的全部股东增发新股以稀释其股权。2016年科兴生物启动私有化之初,董事会便设置了一项权利计划,董事会对每股普通股分配一份优先股购买权(下称权利),如果任何个人或组织购入15%的股份或要约收购15%或以上的公司普通股,将触发此计划,收购方的权利将自动失效,有效权利持有人有权以该权利当时的行权价格购买市场价值两倍于行权价格的普通股。

  2018年12月安提瓜和巴布达高等法院一审判决中,披露了部分线 Globe与异议股东在科兴生物股东大会前,计划通过策划更换董事会或在私有化过程中采取一致行动。

  “技术决定市场,决定一切,各方争论的焦点就是北京科兴的价值所在,是手足口疫苗(EV71疫苗)”,李嘉强说。

  EV71疫苗是目前唯一可用于预防手足口病的疫苗,适用于6月龄至3-5岁EV71 易感者。作为一款完全自主研发的全球首创疫苗,EV71疫苗接种也受到国家卫健委力荐。相比于已经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一类苗,EV71疫苗属二类自费品种,利润空间较大。国内某EV71疫苗生产商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目前该疫苗各地市场准入价一般是160-180元,接种人接种价格200多元,市场价格位列二类疫苗中上等水平,生产成本低,且未来几年内价格难有大变动。目前中国每年有1800万左右新生儿,加上存量,市场前景非常可观。“EV71是个好卖的疫苗,价格也不错,市场需求很大,对于企业来说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产品”。

  科兴生物2016年启动私有化后,尹卫东一方曾在2017年与负责评估私有化事宜的特委会先行签署协议,最终通过仍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在股东大会上投票支持,但A买团仅持有约30%股份。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超过45%的股东投票反对尹卫东在内的5名董事会成员连任,使得A团私有化难以获得足够股东支持。此后由于纠纷加剧,尹卫东方宣布终止私有化。

  但按照1 Globe方的说法,此次尹卫东方启动毒丸计划后,预计很快将重启科兴生物私有化。1Globe方强新科技运营总监飞指出,尹卫东方正通过三个步骤稀释大股东股权,以实现低价私有化。李嘉强斥之为阴谋,指其不合规。

  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VA.NASDAQ,科兴生物)2018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夕,公司控制权纠纷进一步升级,企业公告宣布实施毒丸计划。这也是十年来首次有公司采取此种行动。

  科兴生物2月23日发布公告称,由于部分股东触发权利计划,将对未触发权利计划的普通股股东增发近40%普通股及大量优先股。一旦增发完成,包括科兴生物大股东1Globe Capital LLC(1 Globe)在内的部分股东股份将面临大幅稀释压力。财新记者就此联系1 Globe方强新科技运营总监飞,对方未予回复。

  作为一家疫苗企业,科兴生物的正常经营事关民众疫苗接种安全,仅在2018年纠纷期间,甲肝疫苗和流感疫苗被迫停产数月之久,其中流感疫苗停产直接影响到2018-2019年流感季全国范围内流感疫苗供应不足。据财新记者了解,现在疫苗生产均已恢复,但纠纷未解仍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疫苗企业科兴生物控制权纷争一审宣判流感疫苗生产未恢复[2019-01-14]

  陷入纠纷8个多月后,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控制权争端有新进展。不过,因控制权纠纷停产的流感疫苗迄今尚未恢复生产,而流感疫苗停产直接导致2018-2019流感季全国范围内出现疫苗供应不足。(参见“科兴纷争缘起股东财务危机?未名集团部分质押股票遭强平”“流感疫苗供应不足北京多地自费疫苗一针难求”)

  北京科兴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科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VA.NASDAQ,科兴生物)主要生产实体。2018年2月,由于科兴生物年度股东大会的选举争议致使公司出现现任董事会和新选举董事会两份董事会名单,此后又引发连锁效应,香港科兴(科兴生物子公司)、北京科兴(香港科兴子公司),相继卷入董事名单争议,控制权纠纷导致北京科兴生产活动直接受到影响。

  2018年3月,科兴生物大股东1 Globe Capital LLC(1 Globe)此前就上市公司董事争议向公司注册地北美洲国家安提瓜和巴布达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承认新选举董事合法,变更原有公司董事会成员。

  科兴纷争缘起股东财务危机?未名集团部分质押股票遭强平 [2018-09-14]

  陷入参股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控制权纠纷近5个月后,山东未名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002581.SZ ,下称未名医药)又有新麻烦。据9月12日未名医药公告,因公司股价持续下跌,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未名集团)持有的部分未名生物股票被强制平仓。

  根据未名医药公告,2018年9月7日至11日,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对未名集团持有的部分未名生物股票进行强制平仓操作,截至公告日,共平仓481,428股,占未名医药总股本的0.08%。平仓后,未名集团仍是是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平仓前持股26.94%,平仓后持股26.86%。此前,未名集团还有1.305%的持股遭到冻结。

  未名医药称,此次强制平仓系未名医药股价持续下跌所致,上述股权变动非未名集团主观意愿的减持行为。据未名医药公告,2017年12月未名集团曾提出要在2018年6月26日前,对未名医药完成1至3.5亿元之间的增持计划,最终由于企业经营原因变更为5049.79万元。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lijiaqiang/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