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彩图 > 纪利 >

天津富商被起诉:据称毛姓女歌手曾借他4800万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纪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第一财经日报》7月23日报道《翟家华案发 海泰担保陷风暴眼》之后,该案继续发酵。先是天津多家银行和资金出借人因翟家华案发质疑海泰担保业务程序存在疏漏,向海泰担保集中催款;后是翟家华旗下北京公司部分员工追索遭拖欠数月之久的薪酬;接着就是海泰担保和翟家华分别被起诉成为被告。

  一名出借人向本报透露,其所在公司已经以海泰担保涉嫌违规操作及出借资本未及时收回向北京市某法院提起诉讼。而海泰担保母公司海泰控股人士也向本报表示,海泰担保已以翟家华骗取担保为由提起诉讼。翟家华旗下公司一名专家顾问对本报称,该公司位于北京京城大厦的办公室也多次被公安机关造访。

  知情人士称,翟家华是靠拥有PPC细胞技术公司的股权和矿产作为抵押通过海泰担保获取银行贷款的。但本报调查发现,翟家华的主要资产存在重大不实。“翟家华旗下注册的公司很多是空壳,只有债务,没有债权。”翟家华旗下一家公司的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

  该公司员工称,翟家华旗下四家北京公司将有两家——施丹姆善尔生物有限公司(善尔医院大股东)、中矿盛业矿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于本月底关门,部分被拖欠了数月工资的公司员工正在追索。

  天津某企业合伙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由海泰担保总经理牟福江签署的文件显示,今年1月下旬,海泰担保同意为翟家华旗下公司天津市艾娜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向该出借人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另据该出借人介绍,在此担保出借协议中,为艾娜科技提供担保的还有翟家华本人;而向海泰担保提供反担保的则是翟家华旗下的矿业公司。

  一名专门处理担保纠纷的李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严格地从担保与反担保意义上来讲,同一法律主体下面的两家公司之间互相提供担保是骗取担保的手段中经常使用的一种,尤其是最终的融资目的在于为两家公司的共同所有者使用,而非融资公司本身使用。另外,翟家华本人为翟家华旗下公司提供担保在法律上是可以的,但需要核实翟家华本人旗下的其他资产。

  而除了通过海泰担保借贷巨额银行资金外,翟家华还在天津、北京两地进行高息民间融资。

  出借人张先生反映,翟家华自去年下半年开始通过天津海川福元运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海川”)中介机构在天津进行巨额融资。由天津海川以理财的方式与个人签署3~4个月短期贷款协议,然后以该公司职工个人(林某和蒋某)身份与翟家华及其公司签署借贷协议。但今年3月贷款陆续到期后,出借人均收到推迟还款的消息。

  本报记者致电青岛福元运通总部获悉,天津海川早已被取消加盟资质,其并不具备资金出借资质。

  此外,翟家华还向北京望京善尔医院的高端消费者高息融资。前述翟家华旗下公司高层透露,其中,某毛姓女歌手就在注射了善尔医院的抗衰老针剂之后,高息借款给翟家华4800万元。

  而且,翟家华还通过委托北京智慧谷投资基金违规发售“善尔医院发展基金产品” ,投资收益为年回报率约50%,并且有回购保底承诺。而这严重违反了发改委监管要求。

  2012年上半年,翟家华在一些媒体上标榜其拥有广西76平方公里的矿田及开采价值高达40亿的新疆金矿。但相关知情人士表示,上述矿田没有一处可以算作翟家华的资产。

  其所谓“广西最大矿田”是指广西南丹县型电地区锌金属矿,享有这块矿田探矿权的公司是中国冶金地质勘查局第一地质勘查局(下称“中冶一局”),翟家华2007年协议购买了持有中冶一局70%股权的南宁中冶。但在支付了合同价款不到20%资金的情况下,通过伪造签字变更了南宁中冶的工商登记。2012年9月3日,南宁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处罚金8万元,并责令其改正。因此翟家华对所谓“广西最大矿田”既无探矿权更无开采权。

  而上述李律师称,探矿权本身可以用作抵押担保,但一旦出现违约,担保公司在行使追偿权和处置权的过程中存在障碍,因为探矿权必须经相关部门审定,而且要转化为开采权需要经过国土资源部或各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准。

  至于翟家华在媒体上宣称的价值40亿的新疆乌苏金矿,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流传的翟家华拥有乌苏金矿的资料有很多水分,实际上是翟家华与他人共同出资购买了部分股权,其中翟家华出资仅80万元。

  除了矿产,翟家华最喜欢向媒体宣传其“PPC细胞(新型可再编程多潜能细胞)技术”和八大基地。

  据报道,翟家华接受采访称,旗下的善尔健康集团拥有国际先进的细胞技术研发中心,致力于开拓国内外细胞保健和抗衰老市场。善尔集团旗下有八大板块:北京细胞生产基地、北京善尔抗衰老保健基地、中国善尔健康俱乐部、天津善尔疾病治疗基地、海南善尔保健旅游度假基地、日本福冈善尔医疗会所等。生产的PPC细胞保健治疗品主要有:抗衰老保健、糖尿病、肿瘤、肝病、免疫耐受治疗等。

  对于PPC细胞技术,翟家华运用的主要载体是北京善尔医院(原望京新城医院),这是一家社区医院,翟家华旗下公司施丹姆善尔生物有限公司为善尔医院大股东。

  据善尔医院PPC技术负责人称,善尔医院在他加入该团队后已经为超过2000例的病人进行过PPC细胞技术治疗。

  上述技术负责人向记者强调PPC细胞技术还不是业界所称的干细胞技术,而本报记者获得的《中国善尔健康集团》宣传资料显示,PPC细胞是一种来源于外周血的类干细胞功能的新型细胞,能够修复体内老化细胞和受损细胞。称该技术已经获德国及欧盟相关部门认可,并授予技术专利。

  但本报记者并未在欧盟和德国专利网站上查询到有关PPC细胞技术的专利号。而前述翟家华旗下公司高层一语道破玄机:“PPC细胞技术就是干细胞技术,干细胞技术又称为再生医疗技术,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善尔医院将干细胞称为PPC细胞技术则是为了方便打擦边球,强调PPC细胞技术并非干细胞技术是为了规避卫生部监管。”

  早在2011年12月16日,原卫生部办公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就刊发了《关于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自查自纠工作的通知》,叫停了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活动。

  一名曾经接受过注射的宋先生称,翟家华宣称的是注射一针可以延缓5年衰老,当时一针的价格为100万。因为这种针剂价格昂贵,消费群体均为富人,他们中的不少人也成为了翟家华民间融资的出借人。

  在翟家华案发之后,善尔医院仍在宣传其PPC细胞治疗技术,前述知情人士指出,善尔医院涉嫌严重违规。

  首先,根据原卫生部规定,任何进行干细胞有关治疗的医院都需要报批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但前述高层透露,善尔医院并未获得上述任何一家的审批。其次,进行干细胞治疗的医院必须具有三甲医院资质,但善尔医院只是一家社区医院。其三, 今年原卫生部公布《干细胞临床试验研究基地管理办法(试行)》,一旦发现违规开展干细胞临床试验研究,向受试者收取费用等情况,取消其干细胞临床试验研究基地资格,同时依据《药品管理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追究医疗机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责任。

  除了善尔医院不具备从事干细胞医疗的资质外,与PPC细胞技术配套生产的PPC细胞保健品也不符合我国相关监管规定。以善尔医院大力推荐的、专门用于治疗糖尿病的保健品“善尔1号”为例,该药品尚未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文。

  此外,翟家华曾在2012年上半年对媒体表示,拟用3年时间投资25亿元建成蓟县的“天津善尔抗衰老保健康复基地”;将在天津高新产业园区1.5万平方米的大楼里,建成世界上最大的细胞制造工厂。

  但本报记者致电蓟县县委、县政府,天津高新产业园区,相关工作人员均称没听说过“天津善尔抗衰老保健康复基地”的事情。至于1.5万平方米的大楼只付了1000万订金,且已经被海泰发展冻结。

  然而,就是这样一种处于灰色地带的技术和“胸怀世界的豪言壮语”成了翟家华游走资本江湖、从海泰担保等国有机构和个人融资的利器。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jili/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