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荒山亮 >

帮忙推荐一部港台新古装电视剧

归档日期:07-31       文本归类:荒山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取材于清代杰出女作家陈端生的长篇弹词小说《再生缘》,青春励志传奇剧《再生缘》再现这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一是要弥补以往其他同名文艺作品中未能全面展示出的内涵和精华,二是要用今天的视角来重新解读作品中的传奇性、故事性,更充分地展示出作品中栩栩如生的人物以及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用更生动、更细腻的情感去展示一个奇貌、奇才、奇胆量的女子,怎样做出了一番轰轰烈烈让世人惊叹的奇事!本剧的核心线索是孟丽君的苦难史、奋斗史、爱情史和心灵史,她挑战男女界限,告诉世人,不论男女,只要有大智慧,都可以安邦定国,爱国爱民。

  本故事就是始于江南翠竹镇上,镇上有户孟家其女孟丽君聪明绝顶,喜作男装打扮瞒其父孟士元在外求学,结交朋友。机缘巧合下男装的君结识微服下江南的王孙铁穆耳及忠直少年皇甫少华,三人从此结下不解缘。而君早被某人笛声打动,误以为吹笛人是铁,由此芳心暗许。天意弄人,君父却将君许配世交皇甫敬之子皇甫少华(因华之前化了名,君未知二者同为一人)。

  朝廷命官刘捷之子刘奎璧一次机缘巧合,错误了与丽君情同姊妹的近身侍婢苏映雪为孟家小姐,仗势求亲,元无计可施,遂以比箭定亲事。丽君苦无对策,只好约会铁穆耳,欲坦白一切,可惜铁穆耳父亲病危,必须立刻返京,遂将丽君约会之事交托少华,丽君大为失望,斥走少华。为著自己终身幸福,丽君决意与侍婢荣兰离家暂避。丽君四处闯荡,遇上一班自称梁山后人的乌合之众,期间竟又遇上被刘奎璧陷害落难的少华,丽君知道眼前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皇甫少华,因对华无好感,只好继续隐瞒自己真正身份。

  另一方面,铁穆耳回朝只能见父亲真金最后一面,皇上忽必烈把太子之位传于铁,令觊觎皇位之九王爷对铁诸多针对,铁陷于烦恼之中,幸得青梅竹马的阔真郡主加以劝慰。丽君于往京师路上,巧遇乐不思蜀的太皇太后,双方成为忘年之交。铁穆耳南下找寻离宫远去的太皇太后,又遇上正颇感失意的丽君,二人相处过程中,真正燃起爱火。丽君回复女儿身打扮决向铁表白,可惜凑巧铁要火速回京,铁唯有再次找少华替自己赴君约。结果被少华得知君女儿身份,君对铁再次失约亦只有再一次的失望,二人遂联袂上京。

  过程中,丽君发现少华种种好处,而少华亦爱上君,但因有婚约,只好收心底。当君得知少华正是“吹笛人”,爱情火花,一触即发。铁穆耳初登帝位,决开科考试,招览人才,并恩准汉人参与;丽君望能一举高中,替其父伸冤。铁得知丽君及少华皆欲参与是届恩科,暗中相助,铁多番试探丽君身份,皆不得要领,遂设计令丽被九王爷招为女婿,一场扰攘,知道皇爷女儿竟是失散多时的映雪。

  少华为了逃避已暗暗爱上丽君的事实,不辞而别,留书出走,说自己要守诺,忠贞于发妻「丽君」,丽君甚是感动。丽君考上状元,获悉铁穆耳乃是当今天子,随之为孟家和皇甫家平反。铁穆耳出巡期间,九王爷派来的杀手亦同时到来,幸得少华及时相救。华救驾有功,封为将军得以入宫,与丽君相处机会更多,但碍于以为君和铁穆耳存有微妙关系而不敢表白。但丽君却开始分清少华就是自己至爱。偶然机会下丽君的真正身份被人发现,九王爷遂以此胁迫铁穆耳,要他选择放弃江山,又或是忍心孟丽君身份被揭,要负上欺君杀头之罪......

  孟丽君天资聪颖,才学武功皆精,为显示实力于男子,决定女扮男装参加云林才学比赛,不料其父士元于比赛当天要她陪伴上山采药。丽君为求脱身,布下难以收拾的棋局引士元思考,自己则趁机赶往比赛场地。丽君使计代兄出赛,令东岳书院反败为胜,刚好铁穆耳路过凑热闹,同行的马可勃罗更以一数学难题考验丽君是否读死书。丽君为赢取金币遗下士元,被罚闭门思过,深夜,丽君被远处传来的笛声吸引着。丽君以棋书为饵,令士元让她出席庙会。皇甫少华于庙会中,见一恶霸刘奎璧当众侮辱一对卖艺的兄妹,出手教训他。丽君欲戏弄铁穆耳,却在混乱中夺去他的玉佩,铁穆耳手下阿桑哥错怪少华是贼。丽君对铁穆耳视自己为贼,深深不忿,见他竟前来求见士元,便自称是士元外甥魏子尹,可代他引见,实暗中盘算戏弄他。

  铁穆耳以商讨派谁出战平定叛乱,逼令忽哥赤承认众老将已不能再上战场,藉此让年轻之辈上位,不料忽哥赤竟自荐出征。丽君未能联络铁穆耳,勇娥提议张贴告示,悬红寻找士元。铁穆耳听从伯颜建议趁忽哥赤出征时,将一众老将罢黜,察必知道此事会影响叔侄间感情。阔真堕马后,晚上发恶梦恐铁穆耳舍自己而去,铁穆耳安慰之。

  铁穆耳欲金屋藏娇,邀请丽君到别院相聚又吹笛给她听,丽君却被笛声牵引想起与少华的往事。铁穆耳着丽君入住别院,丽君未及开口再托他打探士元下落时,铁穆耳便急于回宫接见凯旋而归的忽哥赤。忽哥赤质问铁穆耳逼走老将的原因,铁穆耳不亢不卑地指已让老将们衣锦还乡,忽哥赤无言以对,抛下一句“好自为之”便拂袖而去。

  在重赏悬红下,匪徒讹称有士元下落,骗少华及丽君至后巷行劫,少华为救丽君被堕下来的屋檐击伤头颅而昏倒,丽君见他不省人事,急得大哭不已,更向少华承认是其未婚妻。少华苏醒,丽君大喜,少华隐约间听到丽君的说话,丽君含混其辞推搪过去。铁穆耳对阔真与丽君皆有意,竟期望两者兼得。丽君辗转反侧未能入睡,唤醒荣兰倾诉心事,荣兰得知她已决定告诉少华自己的真正身分,着她她快点行动。

  铁穆耳提倡开科取试,希望以汉制汉减少叛变,不料遭大臣们反对,伯颜力排众议,支持铁穆耳。少华发现自己将丽君与画中人混淆,恐自己爱上四弟,内疚自责。若山以明堂为生招牌,着丽君开诊,帮补家计。士元绝食昏倒,刘捷以米浆灌他吊命,却因此令燕玉发现士元身处刘府。丽君本打算向少华表白身分,却无意中听到少华向孟母表示已恋上另一女子,以为他所指的是燕玉,气愤。

  少华获燕玉通风报讯,即与丽君等人赶往刘府救士元,可惜迟来一步。丽君以为刘捷带士元入了忽哥赤府看病,决定前往营救。忽哥赤以染病为由不上朝,铁穆耳听从察必劝告,决定以侄儿身分前往探望他。刘捷找来石大夫替米格思治病,映雪巧言测试大夫实力。丽君等潜入赤府,伺机救士元,此时,铁穆耳亦亲自到皇爷府探望忽哥赤,丽君无意中见到铁穆耳跟刘捷谈笑风生,误会他们是一党。

  八思巴自作主张替忽哥赤行刺铁穆耳,事败,忽哥赤着他用刀砍自己来制造假象,不料映雪以为刺客想伤害忽哥赤,奋身相救受重伤。丽君认定铁穆耳与刘捷狼狈为奸,少华却认为应跟铁穆耳了解清楚,却遭众人否决。阔真惊闻铁穆耳险遭行刺,赶往问候,铁穆耳安慰她。忽哥赤感激映雪舍身相救,决收他为义女。

  朝臣重提撤销遣返旧将回乡决定,铁穆耳不悦,没料忽哥赤竟挺身教训众人。若山得知朝廷开科取试,着明堂应考望能光宗耀祖。丽君独自潜入刘府打探士元的消息,骇然得知士元已被安排做死囚的替死鬼,于天牢内等待秋后处决。丽君离开刘府时,被奎璧发现,更向她放箭,幸少华及时出现并得燕玉相助,二人脱险。若山受丽君所激,到衙门击鼓为士元伸冤,却被指一派胡言重罚八十大板,丽君终明官官相卫,向若山道歉。若山重提要明堂考科举,他朝做了大官便可吐气扬眉兼救士元,明堂却认为自己不适合官场黑暗生活。

  何氏失踪,众人终在醉仙楼寻着她,并因而得知她失忆前在酒家苦等士儒不果及遇劫的悲惨遭遇。铁穆耳有感忽哥赤更来的态度突然大变,起疑,察必却认为遇袭一事后可能令他有所领悟,来开解铁穆耳。铁穆耳决定破例册封映雪为郡主,察必认为可藉此消除彼此恩怨,大表支持。勇娥生日,子儒暗暗送她鸡腿祝贺,又买下手帕暗示爱意,勇娥开心不已。

  映雪瞥见刘捷父子在赤家出现,吓得神不守舍。忽哥赤与格米思与映雪上契,忽然接旨映雪获册封为郡主,三人大喜。明堂顺利通过恩科试,丽君为要令他考取功名,不断催谷他日夜读书温习,若山恐明堂支持不住,怒责丽君。

  若山痛骂丽君只顾救士元而不理明堂的死活,丽君难受,少华前往开解她。丽君决定代堂考科举,一方面循正途救士元,另一方面则着少华、子儒及勇娥勤练武功,即使自己落第,仍可以武力劫法场救士元。丽君一时兴之所至学少华练剑,却不慎跌入少华怀中,二人四目交投时,被前来到访的铁穆耳看见。铁穆耳虽见丽君冷言相向,仍沉着气问她当日为何事相求,丽君指汉蒙有别,还要跟他断绝兄弟情谊,铁穆耳愤然拂袖离去。铁穆耳为了丽君以心烦气燥,阔真奉上蔘茶及替他推拿,铁穆耳受落。近东等人离开山寨前往大都,调查朝廷开科的原因。燕玉的乳娘劝燕玉主动向少华表白,以免日后追悔莫及,燕玉迟疑。少华替荣兰送茶给夜里挑灯苦读的丽君,无意中看见她的手帕,更肯定她是女儿身。少华替丽君披上外袍,熟睡中的丽君竟将头枕在他手上,少华欲吻眼前佳人,但最终克制自己。

  为求万全,少华决定快马兼程上山寨找近东作劫法场的支援,临行前却将写给丽君的书信撕掉,却悄悄偷了丽君的手帕作为留念。子儒误会少华偷了勇娥的手帕,细问下才知他误当丽君是自己的表妹,且已对她起了倾慕之情,子儒欲将真相告知,又怕当日所立下的毒誓应验,决定带丽君来跟他说清楚。

  丽君对己走远的少华高呼留下来,少华狠下心肠赶往山寨。丽君将少华撕破的信重整,得知他心意,感慨跟他有缘无分。米格思见映雪神不守舍,担心。映雪知道奎璧有意入赤府办事,大惊,便将其于家乡恶行告知忽哥赤。忽哥赤表示朝廷忙于等办开科取试一事,自己亦乐得清闲,可多陪伴妻、女。

  丽君代替明堂应付连日来的科举考试后,于试场外晕倒,众人即将她送返郦家中。丽君于“论谏”的试题上以一则故事说明其见解,引起铁穆耳的注意。米格思得知新科状元竟是郦明堂,亦即已逝的爱女宝儿的情郎,感触万分。丽君昏迷多日,醒来时竟接旨得以明堂的名义成为新科状士元,大喜。丽君与榜眼、探花穿上官服上殿觐见圣上,铁穆耳替新科状士元簪花时,二人对望之际,均呆住。

  铁穆耳召见丽君,希望得知她有何苦衷,丽君为免罪犯欺君,坚坚称自己本名郦明堂,化名魏子尹只是一时贪玩,并矢志为朝廷效力,平反各大小冤案。荣兰得知丽君平白损失作皇后机会,婉惜不已,丽君只担心铁穆耳怪罪下来,心感不安。少华于道途中,听见有人想捉皇甫敬及近东取县赏,跟踪下,终与各人重聚,并得知近东打算行刺当今皇上。铁穆耳听察必与阔真讨论白蛇传中许仙与白娘娘的故事后,若有所悟。

  丽君于中书省上任,得知各项民间冤情皆由刑部处理,大感失望之际,铁穆耳传召她,更委任她做钦差大臣,平反冤案,丽君感愕然。丽君时开庭替士元翻案,士元看见眼前的钦差大臣竟是丽君,险些揭穿她身分,丽君临危不乱,要求苦主认人及对质,刘捷却仍诸多狡辩,丽君决定先将他停职候查。子儒带何氏往狱仓探望士元,士元即替爱妻把脉开方,并从子儒口中得知钦差大臣的真正身分。

  丽君刻意跟铁穆耳保持距离,铁穆耳大感不是味儿。察必因画像呆坐整天而昏倒,铁穆耳找丽君替察必治病,丽君与察必重遇,欣喜。丽君答允不用察必呆坐也能替她画画像,铁穆耳见察必与丽君分外投契,感高兴。忽哥赤私会堂弟乃颜,密谋造反,力邀铁穆耳出席四大汗国会议,指称可宣示国威,并化解当年欣怨。

  铁穆耳为讨好丽君,派阿桑哥送贡品至状元府,荣兰见机不可失,硬要替阿桑哥把脉,实则打听他娶妻与否。铁穆耳硬拉丽君陪自己,又逼她把酒谈心,更借酒意向她索吻,不料却被阔真撞破。阔真为所见到的景象,心酸落泪,铁穆耳却不作任何解释。丽君为恐激怒铁穆耳,阻碍替士元平反,无奈下陪他到塞外跟四大汗国开会,铁穆耳途中逼丽君抉择跟自己还是跟少华长相厮守。

  丽君为免铁穆耳的纠缠,刻意令自己着凉,希望藉病提前返大都。少华与近东准备冲入军营行刺铁穆耳,不料乃颜与八思巴却比他们快一步出手,少华乘乱上前行刺时,方发现皇帝是铁穆耳,立即硬生生将剑收回,铁穆耳大感奇怪。少华将乃颜杀死,展示真面目并着铁穆耳及丽君先离险地。荣兰醒来,只见身受重伤的阿桑哥尚有气息,便扶他出军营。

  丽君回家得悉荣兰未归,担心。忽哥赤假意关心铁穆耳遇刺一事,铁穆耳讹称乃颜临死前曾指忽哥赤是行刺计划的同谋来试探他,忽哥赤即指树大招风遭人诬蔑。阔真送上定惊茶给铁穆耳,铁穆耳本不领情,经察必劝喻后才接受她的好意。丽君替近东治伤后,期待少华向自己表白,可惜少华始终不敢开口,气煞丽君。阿桑哥欲与荣兰结成安答来报答她救命之恩,荣兰只望他以身相许,阿桑哥不解。

  铁穆耳指少华救驾有功,册封他为大将军,并以弟相聚为名,召他入宫。忽哥赤明白铁穆耳对自己起疑,决定以抛绣球为映雪招婿来粉饰太平。铁穆耳试探少华知否丽君身分,少华替丽君圆谎。阔真见铁穆耳跟丽君、少华言谈甚欢,不快,察必开解她。铁穆耳要跟少华比剑,铁穆耳出招狠辣,少华情急下险刺伤他。少华回家,说出与铁穆耳比剑一事,深感伴君如伴虎。

  子儒认为丽君应及早向少华表白身分,丽君却恐误了救士元一事。铁穆耳打算派少华平定山东饥民暴乱,少华不欲残害同胞,丽君即进言以开仓赈灾安抚暴民方为上策,铁穆耳不悦丽君维护少华。阿桑哥与荣兰终返大都,荣兰见他回宫心切,无奈。刘捷欲疏通官场同侪们,望能在士元调包案中脱身,可惜各人均对他退避三舍。燕玉得知少华荣升大将军,希望他能代父求情,但当听到皇甫敬指刘捷是罪有应得时,即噤若寒蝉。

  忽哥赤安排映雪于画楼抛绣球招亲,经一轮争夺后,绣球竟被踢入恰巧路过的丽君的轿里去。丽君想起明堂与忽哥赤亡女宝儿的关系,即讹称曾为宝儿许诺终身不娶,婉拒美意。十一皇叔见忽哥赤与丽君各不相让,提议交由铁穆耳定断,铁穆耳认为丽君不娶理由牵强,欲藉此逼她说出隐衷,丽君恐身分被识穿,惟有硬着头皮跟郡主拜堂。

  丽君发现郡主手上竟戴着何氏的金镯子,诧异,郡主闻言即揭开面纱,二女久别重逢万料不及世事竟如此巧妙,开心不已。忽哥赤与格米思见一汉人前来拜祭宝儿后匆匆离开,生疑。铁穆耳从忽哥赤口中知郡主与丽君新婚愉快,大感奇怪。丽君得到忽哥赤批淮带映雪回府见何氏,奎璧在路上惊见映雪,随即跟踪其后,得知丽君女扮男装的秘密。

  映雪拜祭宝儿时遇明堂,映雪对他深情表欣赏。奎璧告知刘捷丽君乃女儿身,刘捷决定静观其变。丽君开庭再审士元案件,胡县尹上庭认人及供出刘捷恶行,此时,奎璧在庭外击鼓,公然指证丽君是女儿身,要她当众宽衣以证身分,丽君气愤。丽君与映雪等急谋对策,映雪对忽哥赤表示自己才是丽君,当日以素云自称乃情非得已,而奎璧的指控纯綷为父脱罪。

  勇娥亦追问子儒丽君身分,不果,山贼等瞎猜深信当日丽君是跟人私奔。忽哥赤旁听士元一案审讯,公堂上映雪痛骂奎璧后不支晕倒,士元指她有了身孕,刘捷不信,找来亲信大夫替映雪把脉,果然断出她有喜。奎壁心有不甘,拉何氏上公堂辨认谁是丽君,何氏犹豫一会后拉着映雪手叫丽君,丽君终纾一口气,并判处刘捷父子充军塞外。原来何氏服士元开的药方后,已告痊愈,孟家终一家团聚喜不自胜。

  燕玉探望父兄,奎壁与刘捷表示担心充军后客死异乡,燕玉不忍,找丽君求情,可是当丽君见少华本来送给她的玉镯竟在燕玉手上,醋意大发,拂袖而去。铁穆耳从阿桑哥口中知荣兰曾暗示其女儿身分,当知丽君有意辞官与家人回乡时,即向她表明爱意,更声称可为她废除皇后,恰巧被正欲前来告知铁穆耳有孕喜讯的阔真听到,阔线集少华被逼与燕玉成亲

  察必发现阔真痛哭流泪,上前关心。少华代燕玉为刘捷父子向铁穆耳求情,铁穆耳教少华迎娶燕玉,便可令刘捷两父子免被充军。士元与丽君前往将军府,丽君以为少华会向自己表白,岂料少华竟要娶仇人之女,皇甫敬更指是丽君当日跟人私奔在先,现在向士元提出退婚,并不为过,丽君愤怒莫名。勇娥无意中听士元及子儒对话,方知丽君真正身分,及自己口舌招谣,闯下大祸令丽君蒙冤,被子儒痛骂。

  燕玉知道少华心另有所属,娶自己无非为救人与报恩,不安。丽君打算与士元等潜逃回乡,忽哥赤突邀丽君与映雪入宫参与察必所举行的迎接佛牙盛会,惟有与众人相约于十里坡会合。铁穆耳派阿桑哥骗士元入宫,并以编撰医书为由勉强他留在宫中,使丽君留下来。察必用木兰辞来向丽君表示看穿她女儿身分,并且不会容许她扰乱宫闱,丽君亦藉比喻来说明自己入只为救父,并无他意。

  忽哥赤无意中偷听到丽君的真正身分以及铁穆耳对她倾慕之情,心有决定。少华迎娶燕玉,燕玉见少华入新房后欲言又止,即表示愿与他做挂名夫妻。近东提议潜入宫中救士元,子儒冲动,不理少华洞房夜,硬要找他入宫一起救士元,丽君前来阻止,少华从二人对话中,终明白眼前人便是孟丽君,悔之已晚。

  八思巴于关外被捉,无奈向铁穆耳供出忽哥赤与四大汗国结盟造反。忽哥赤得悉八思巴束手就擒,竟以丽君性命要胁铁穆耳过府,当众揭发丽君身分及铁穆耳恋上汉族女子,并非大元的好君主,自己谋朝篡位非无道理。米格思怕忽哥赤铸成大错,着映雪要胁自己来令忽哥赤就范,少华乘忽哥赤分心时救丽君,惜不敌。铁穆耳与忽哥赤双方军队僵持之际,察必前来重提忽哥赤一段童年往事,忽哥赤见察必所持金箭,动容,终投降。

  忽哥赤到忽必烈寝宫凭吊后,准备伏法,米格思誓跟夫生死与共,映雪见二人喝下毒酒,难过。映雪拜祭忽哥赤夫妇,再遇明堂,二人对至亲离世的感受与见解一致。铁穆耳劝丽君回复女儿身便可免问罪处斩,丽君指宁死也不愿下半生任由人摆布,拒绝。近东入宫行刺铁穆耳,少华阻止,并指大宋亡国并非无因,而帝昺亦没能耐如铁穆耳般治好国家,近东激奋离去。铁穆耳见少华不肯要胁自己来替丽君求情,终明白他才是真君子。

  阔真上吊自尽,铁穆耳赶往看见奄奄一息的阔真,将濒临死亡边缘的她唤回。翌日,铁穆耳在大殿上审问丽君,察必亦前来听审,殿上犯人竟是明堂,莫非丽君畏罪潜逃,找来明堂顶罪?时少华已娶燕玉,他与丽君之情缘是否要等来生才能再续?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huangshanliang/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