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荒山亮 >

有关霹雳布袋戏的求36雨里绮罗生的肉文

归档日期:07-10       文本归类:荒山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01-04展开全部意琦行有个好友,白衣沽酒绮罗生。每每谈及刀者,他便不由得想起他的这名好友。多年前的惊鸿一瞥,红月下绝艳无双的江山快刀,一直深烙在他的脑海里。这世上庸俗者占大多数,唯有绮罗生的艳刀是他唯一所认之刀。可是那样绝艳的刀者,某天突然失去了踪迹,再出现时,却不许他再提刀,只道已弃刀从花,从此乘画舫于江上,四海为家。武道七修早已零落,新替补上的二代七修多数尚缺磨炼。他难得认可的初代刀者却坚持弃刀,对此,他几番试图劝解,却只徒增对方的不悦。也罢。某日,他看着对方浅笑的欢颜,突然觉得。不管是刀修绮罗生,还是兽花绮罗生,都是绮罗生。只要仍能一起煮酒论道,抚弦听萧,只要绮罗生仍是他的手足好友,那么其实他的坚持很是无谓。不知自何时起,他更重视的,已不是身为刀者的绮罗生,而仅仅是绮罗生。一袭白衣,不染于尘的绮罗生。这天,意琦行提了新酿成的雪脯酒又去了月之画舫。画舫之上,那人正坐于船头抚琴,琴声似水清雅,他的到来也没令琴声惊起半丝波澜。他静立一旁,看着那人在一片江烟笼罩中沉静地抚完了一曲,心中是奇异的宁静。曲毕,那人才抬眼看他,长睫下一双眼眸如同一对最明净的紫色晶石,明澈璀璨,声音是一如以往的温润好听,“剑宿,你来了。”对他带去的雪脯酒,绮罗生是意料之中的高兴。月之画舫的船舱内精致清幽,随处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牡丹花香。雪藏过的雪脯酒,入口清冽中带着股甜意。意琦行其实并不喜喝酒,或者说,对酒这种易惑人心智的液体,他敬而远之,向不轻饮。可雪脯酒却是绮罗生的最爱,被拉着一起喝了多次,意琦行渐渐地觉得自己也挺喜欢这种酒。特别是当微甜的酒液和着充溢鼻间的牡丹花香入喉,确实别有一番畅饮花酿的乐感。这次一如以往地同绮罗生饮酒闲聊,酒过三巡,闻着满鼻愈加浓郁的牡丹香气,意琦行突然没来由地兴起了一个问题。“好友有兽花之名,可吾却不曾在这里见过任何植株,不知好友的兽花之形态,是何种样子,可也是形如牡丹之盛美?”绮罗生展扇轻笑:“哈,难得剑宿亦会对花有所兴趣。”却见对方眼神认真,顿了顿,他把扇合拢收起,微笑地朝对方伸出手。不多时,掌心似腾起蜃景,只见有花枝绿叶带着花蕾冒出,花蕾渐渐胀大徐徐绽放,转眼间,只见一朵绛紫色的千叶牡丹已衬着绿叶盛放其中,花态华贵娇艳,花香扑鼻。“兽花,若说有形,确实当如这番寄形于牡丹。”绮罗生温雅笑道。语毕,掌心花景亦逐渐散去,只剩下如玉莹洁的一只手,重执起了雪璞扇,展扇,轻摇,“如此之花,剑宿可满意?”“确实是极美的花。”意琦行轻咳了几声,努力不着痕迹地把视线从那只莹白的手上收回,“而且似不若寻常花卉有季节时分的限制,无怪乎好友舫上常年充溢牡丹花香。”“哈,其实剑宿方才所观,乃吾之艳身所幻化。”“艳身?”“绮罗花术是以琉璃长针,穿心血为线,刺牡丹以艳身。此艳身与吾心血相连,是以其花只会随吾之悲欢而开谢,无需受季节时分的限制。”即是类似刺青一般?看着眼前幻梦一般的人,意琦行突然感到心里泛起一股类似怜惜的痛感,“那艳身的过程,可是很……咳……”话问一半,他又生生吞了回去,他明白眼前那人其实心性很是要强,如此直问,似有小瞧之疑。知意琦行心中所想,绮罗生轻笑着摇了摇雪璞扇,并不以为意,“受艳者,须能忍受穿心刺骨,非常人之痛。但,能经受得过去,倒是受益无穷的,当年吾余毒难解,便是这艳身帮吾逼出的余毒。”“如此甚好。”看着眼前一身素白若雪,却偏生显得绮丽若梦的人,意琦行突然一阵掩不住的好奇:“不知此艳身是刺于何处?”“一般是刺于背上。剑宿有兴趣观视?”看着对方充满兴致的眼眸,绮罗生也不见外,直接背过了身。“唔,这……”反倒是意琦行突然觉得有些窘迫。虽然他确实有所兴趣,但想到要让对方因此而宽衣,又不禁有些迟疑。

  疑虑未定,却见对方的衣裳已缓缓褪下,只见在长长的白发虚掩下,隐隐可见到那如上等玉石般白皙柔腻的肤上的艳丽花景,长发随后被轻撩上肩。霎时只见大朵艳丽的千叶牡丹映衬着如翡绿叶,灼灼然地绽放其上。在肤色如雪的背上,显得冶艳华丽至极。“剑宿?”突然听到对方玉润的声音似有些缥缈地传来,抬头对上对方的紫眸,意琦行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失神地上前抚上了那朵牡丹。“咳,是吾失态了。好友莫怪。”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意琦行竟觉得对手上的触感有些不舍,心兀自跳得厉害。“无妨。”绮罗生倒并不见怪,只草草地又把衣服穿了回去。桌上酒盏已见底,绮罗生索性收了酒具,重新摆上了茶具,径自新泡起了牡丹花茶。意琦行在一边坐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优雅而熟练的动作,总是这样,只要跟对方在一起,他便经常觉得移不开目光。脑中仍不时浮现那幅牡丹艳景,意琦行甩甩头,把目光移向窗外江面。雾蒙蒙的江面上浅罩着一片清光,不用抬头,他也知道,此时,一轮明月应正高挂天际。这令他突然又忆起了多年前的那一轮巨大的红月。“绮罗生。”意琦行突唤。“在,剑宿何事?”绮罗生悠悠然地往桌上瓷杯里斟茶,意琦行一杯,他自己一杯。“兽花艳身虽美,但在吾眼中,仍远不及你江山快刀的绝艳无双。” 意琦行向来是憋不住话的性子,终还是忍不住说了,但也同时做好了对方翻脸下逐客令的准备。“剑宿,这两者其殊各异,并无可比性。”顿了顿,绮罗生的声音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吾知你想说什么,但绮罗生已非过去的绮罗生,染血的刀,早已艳色不再。”展开了雪璞扇,在半透明的白色扇面轻掩下,绮罗生的神态如常温雅,长睫下的眼眸在摇曳的烛光下却如染上了墨色般幽深。那眼眸的凝聚点并不是他,而是执扇的手。意琦行皱了皱眉,突然猛的一把抓住了那只手。雪璞扇落地,掌中传来上等暖玉般的触感,意琦行握得更紧,以抗过刀者挣脱的力度,“为何要用这种眼神看它?在吾看来,它完美无瑕,一如当年。”“哈。”绮罗生不置可否。“这是完美的刀者之手,它天生该执的,便不是箭,而是刀。”挣不开,绮罗生便不再挣,只暗自攥紧了另一只手,“或许真如你所说,但,当它之存在只会玷污到刀时,弃刀,便才是它该然所选。”“吾知你心结难解,当年的事你既不肯说,那吾也无需知道,吾只知道,吾眼前的你,并没改变,一切一如当年。”“好了,剑宿,这个话题我们就此休止。你先放开吾……剑宿?”“吾好像太用力了,痛吗?”突然留意到玉洁的手背上,因为方才的紧抓而多了几抹痕迹,衬着细腻的肤显得格外的惹眼,如同见到了美玉微瑕,意琦行微皱眉头看着,以指端相触,终还是忍不住凑近,轻轻以唇相触。手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绮罗生轻轻叹了口气。“剑宿,雪脯酒虽入口清甜,但后劲猛烈,吾觉得你是醉了。”“吾没醉。”见对方似有意抽手挣脱,意琦行索性一把把对方拉了近身,那双一贯沉静的眼眸此时灼灼如焰,“绮罗生,吾一向最信你,从来你说的每句话,我都是记入心里。你说吾剑法趋至巅峰无人能及,吾便信吾绝代剑宿之名确实名符其实。可是,吾说的话,你却不信吗?”冷不防的,只觉一股压迫袭来,一阵失重感后,绮罗生发现自己已被对方扣压在身下。暗暗叹了口气,绮罗生终是妥协道,“我也信你,剑宿,如你所说,绮罗生的初心确实一直没变,一如当年。但是……”“嗯?”绮罗生侧过脸,不去看对方的眼睛。“发生过的事,虽非己之所愿,但绮罗生也不可能当那是不存在。现在的绮罗生,早已一身血色,污秽……不堪……只能令剑宿你……失望。”仿佛是最柔嫩处未结痂的伤口被一把掀起,说到最后,绮罗生话吐得艰难,声音亦逐渐低落至无,长睫虚掩下的紫眸隐隐似有水光闪动。意琦行一顿,不由松开了手。身上的压迫感消失,绮罗生暗自松了口气,轻推开对方坐了起来,却又被对方突来的举动凝住了动作。“剑宿?”只见意琦行的手正缓缓解着他衣上的盘扣。“吾想再看一次。”回答的声音很是平淡,难以听出情绪。 绮罗生抬头,刚好对上对方深凝过来的眼眸。蓝紫色的眼眸,如同夏季的夜空般,深邃而美丽。随着上衣逐渐敞开,体齤内隐隐浮起了股莫名的战栗感,仿佛有种本能在催促着他逃开。但对方是意琦行——这么想着,似有种魔齤力,让他缓缓镇定了下来。慌乱害怕是可笑的,不管是过了多少年,不管世事如何变迁,就算人心如何已变,无论如何,他们永远也不会伤害彼此。

  衣衫下的肌肤玉洁无暇,全然不似有过什么伤痕。意琦行想起,早在七修的修行时期,他就发现,绮罗生似天生拥有超乎常人的恢复力。有时修业中不慎造成的大小伤势,对比起其他兄弟,绮罗生总能在更短的时间内恢复。对武者来说,这倒是个挺不错的天然资本。所以当绮罗生刀法初成,向他们辞行的时候,意琦行虽然免不得叮嘱一番万事小心,但因知晓绮罗生超凡的刀修资质与恢复力,心下到底仍是放心的。只是而今看来,对绮罗生,自己仍是忽略了很重要的东西。背上的牡丹,与之前看到的一样,栩栩如生。只是,不知是否错觉,他只觉花朵不若之前盛放,连带牡丹花香都似减淡了不少……情不自禁地轻轻触上,能感觉到指尖下的身躯细细一颤。指尖滑动,便如同触摸在风中细抖的花上一般。“哈,剑宿……”绮罗生忍了忍,终耐不住转身拍开意琦行的手。他本就不喜与人过于亲近。因对方是意琦行,他才勉强忍下如此的距离。但艳身以心血为线,与心脉等要脉直接相连,那处的皮肤于他,总是比别处更为敏感。“眼看手莫动。绮罗生也会怕痒的。”若是往常,意琦行大概看看那温宛含笑的眉眼便依言罢手。但此时,他觉得自己大约真是有些醉了,从方才开始,看着对方不经意间流露的疏离,他便一直有种难言的烦躁感,特别是回忆起同修时期的一些事情之后,那种感觉更趋难耐。不管对方想选择的是箭还是刀,也不管对方心结的成因为何,他其实一直都相信,对方刀者的宿命,总有一天可以斩开那心结。但情谊,难道不是该如酒般随着酝酿的时日愈久,而愈加深醇吗?却为何,自久别再见之后,他们之间却似更形疏离了?江上的夜风轻拂而入,画舫上帷幔微动。感觉肤上有些发凉,绮罗生伸手想穿回衣服,手却突然被对方钳住,他下意识地挣了挣手,却没能挣开,不由偏头看向对方,“嗯?你……”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他只觉一阵压迫感袭来,转瞬已被对方压至身下。“剑宿?”绮罗生不由微眯起眼,对方埋首在他的颈窝里,肤上能清晰地感觉到轻拂其上的温热呼吸。他深吸了口气,极力耐住体齤内因此引来的阵阵类似战栗的感觉,“快起来吧。绮罗生不想嘲笑绝代剑宿的醉态。”“别动。”回应的声音显得低哑而焦躁,让绮罗生不由愣了愣神,却只觉身上传来更为尴尬的触感。“你这是……唔……”话没说完便被堵在中途,唇上陌生而灼热的触感让他睁大了眼睛。却见对方闭着眼吻他,卷翘纤长的睫毛极好看地轻覆在白皙端正的脸上。他有些呆然地看着,心下浮起的却是某个久远模糊的记忆。阳光轻洒的草地,假寐的午后,梦中似有若无的唇上柔软的触感,醒来的时候却只见身边安睡的挚友。端正刚毅的脸,阳光在那张白皙的颊上投射下长睫的阴影。那段静谧安详的岁月,如此的令人怀念。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已睁开眼看他。蓝紫色的眼眸,一如以往的漂亮,却又似比寻常显得深邃,如同晴朗夏夜里,无云无星的天空。——为什么不肯回去?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武道七修里令吾意琦行骄傲的刀修。叫唤渊数是你永远的归宿。绮罗生突然想起刚于月之画舫重逢时,对方的询问。对于这个为什么,他记得自己是简单地用畏高为回答。虽然他知道,对方明显不会满意这个答案。为什么?其实答案很简单。但却又是个难以三言两语就让对方明了的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初辞行下山,刚开始的岁月里,对同修兄弟们的思念,曾有多么的激烈。也是那些岁月,令他更了解了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更适合自己的是什么。看似淡泊无欲的胸腔里,其实一直有一个空洞。一个不能碰触的空洞,它张狂地想得到所有,想把所有得到的都填塞其中,仿佛这样,便可以不再有寒风冰冷冷地呼啸其中,仿佛这样,它就可以不再是一个空洞。

  ——无论何时,七修兄弟的所在,都将是刀修绮罗生最坚固的后盾。叫唤渊数,是刀修绮罗生永远的后路。他们永远最了解彼此。他从来都很明白,对方所想表达的,与隐忍着不说出来的。当年心知自己犯下无法挽回的血案,转向杀回罪魁处的时候,一路刀光剑影,陷阱不断,当时他不慎中了毒箭,毒发中迎来无数寒影杀光的时候,有那么一瞬,他突然觉得如此死去以偿死者也无不可。但也仅一瞬,一念之后他脑海里突然又浮现起那个人的脸。只有他知道,那个惯以孤冷面相示人的人,一直拥有着何等柔软的内心。他的死讯,将在那颗本应武装完好的心上划下多深多重的裂伤。那会是怎样的痛。所以他必须活,无论如何。只是,或许是天性使然。对这份情谊,他愈珍视,很多时候反而愈感恐惧。知己一生难求。他是如此幸运,能拥有一份如此醇厚相契的感情。他们之间一直亲如兄弟,却又似比寻常兄弟更为深情,他深知,兄弟阋墙的悲剧永远不会在他们之间上演。一直以来,无论身在何方,只要知晓对方安好,心便安然。跟对方共度的时光,日后忆起,感觉永远如珠玉般华美闪耀。他深深眷恋那种美好,但也正因此,他更惟恐自己总有一天会无法自制地沉溺其中。江湖无常,倘若有一天,他们再寻不见彼此——每当思及此,他便感觉胸腔里泛起一阵无法遏止的阴寒与隐痛。思绪纷乱间,身体却渐渐泛起一股热潮。抬起眼正对上一双坚定深沉的眼眸。能感觉到带着微硬剑茧的手掌在身上四处点火。情欲被安静地从体齤内催起,却燃得意外地灼烈。空气里弥漫着的牡丹花香渐渐似更形浓郁,但,在他鼻息中更鲜明的却是另一股独属于对方的气息。比过往何时都更显浓烈的气息,有别于花香的木质香气,纯净凛然,此时却如火上流动的轻风一般,令他体齤内的热潮燃势更形凶猛。随着感觉一股温暖覆上,肌肤相贴的触感提醒他彼此已褪尽衣物。这样下去很不妙……下意识的,他恍然想着,抬手想推开对方,但总觉得浑身酥软而力不从心,没多时便反被把手都压制在头顶。“乖点。”并不意外对方的抵抗,意琦行一边低头吻住对方,一边加快自己的动作。其实,一开始,他倒是并没想要深入若此。但或许真是酒精的作用,对方那种仿若习惯般的疏离感,令他甚至开始没来由地怀疑,那副如玉温润的皮相下,是否真会是他陌生的样子。那笑语温言,甚至那种无防备的姿态,是否其实只是一种针对他的表演,一种应对这世间的圆滑。思及此,他便无法忍耐。如纸若纱的疏离,如若能令那表面,出现些许崩解,也是好的——但却没想到,自己的某种情感,似也就此决堤。见到那具暖玉般的身躯因他的动作而喘息着染上了粉意,紫晶般的眼眸因泛起的湿意而更显得瑰艳异常。他只觉越发无法停住自己的动作。空气中的牡丹花香,从刚才开始就显得馥郁异常,令人仿佛置身于某座开满冶艳牡丹的花园之中。依稀记得绮罗生曾提及,这散发出来的牡丹花香,其实是兽花由心牵系,因心而发。是以画舫中经常花香弥漫,是证明了他真心喜爱这种泛舟江上,四海为家的漂泊生活。那此时这种浓郁更胜以往的花香,是否能说明对方亦真实地处于情动之中,从身到心?感觉到对方的身体似已认命地放松,他放开手,把对方的一足抬起,摸索着试图往腿间的密处探入一指,却只觉身下的身躯猛地一颤,他的指端堪堪进入一点便被绞得死紧,路途显得干涩难进。抬头,却见对方也正凝视着他,因情欲而浮起的红晕,如最上等的胭脂,轻染在那精致柔和的眉眼间,湿漉漉的紫眸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感觉到那具身躯在他动作下的瑟缩,意琦行突然放开手,抓起掉落在一旁的雪璞扇,塞进对方手里。没理会对方的反应,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巧的小罐。罐子上牡丹花纹古朴而精致,忘了是什么时候买下来的,只记得是偶然的一次路过街市,此物便莫名地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并没想太多就买了下来。能合眼缘的物品,可遇而不可求。之后他才想起,这种纹样这份精致,实则是让他下意识地便觉得该会是那人所喜。罐里装着的,本是一种芬芳的软膏,他思忖着用不上,便换成了武人常备的伤药,带在身边,却也从没用上。

  白皙纤细的手指缓缓撑开微肿的小齤穴,让其中灼白的液体淌得更快更多些。白细的软发覆着背部,把灼灼盛放的兽花覆盖了大半,但仍有胭脂般的绯红从那白皙优美的身躯上泛起。意琦行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如此香艳蛊惑的场景。“绮罗生……”随着一声低哑的轻唤,绮罗生只觉一股熟悉的体温覆上身体。惊觉不妙的时候,借着穴中此时的湿润滑腻,,对方灼烫的男齤根已又齐根没入。 “意琦行!”他恼怒地想把对方推开,却被深深一吻堵住动作。挣扎间,还残留着余韵的身躯内,情欲轻易地被熟练地唤起。“够了,你给我节制点……唔……”趁着对方把男齤根拔出,他转身试图推搡开对方,却反被技巧地往下一拉,转眼间,他已跌坐在对方身上,趁机猛然深入体齤内的灼烫令他喘息着说不出话来。经过一夜荒唐,身上早已布满各种或深或浅的印记。对方却执拗地似想在其中缀上更多。把鼻端埋进对方的柔软的颈窝里,意琦行嗅着其中芬芳,只觉得神思迷醉。他曾以为自己已拥有一切,故而几近无欲无求,所谓知足常乐,人生便是如此,剩下的唯有追寻武道的至极,或许到达真正巅峰的那天,便可因之得享极乐。但直到遇上了那位如玉温润似梦华美的白发刀者,才蓦然惊觉以往的苍白。这世上原来可以有这么一个人,可以得他真心赞许,可以与他相知相契,肝胆相照,甚至让他忍不住地希望,彼此能相携白首,生死不离。“……绮罗生,择你相携此生,吾无悔,亦不会令你有悔。”似因了他情迷的一句,绮罗生突然一震。羽睫半掩下的艳紫眼眸里,眸光柔软得仿佛能溢出水来。“吾自不会有悔。”抬手,在深深相系的姿态下,他安抚般地环抱住对方。半生漂泊,他曾以为只要持续下去,就能一直维持浅根的姿态。心只要不过多地去期望,去加深自己的重视,就不会导致失望,更不会受伤。但是实际上,即使他选择视而不见,该存在的东西依旧会在那里,一分都不会减少。即使他选择视而不见,不知自何时起,他们早已不能没了彼此。所以,当看着对方迷醉,却充满坚定的眼眸时,他最终仍下定了决心。——君既无畏,吾亦无惧。情深亦要永寿。纵使人心无常,江湖路险,他亦愿用心去相信,以各自的强悍,定能好好地守护住,那份属于彼此的欢颜。(完)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huangshanliang/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