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彩图 > 荒山亮 >

绮罗生的角色背景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荒山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摘自 霹雳月刊 第207期 封面人物:绮罗生) 武林四惊鸿之中,奇花八部是最早出现在霹雳的故事里,而八部设定,是着重在莳花之术,各有擅长。当时董事长希望能出现一个不以武术修习、武力斗争为主要目标的组织,以花艺为先,这些莳花的技术又要能与当下武林局势相关,而其中最为特别的便是兽花·绮罗生。他全身雪白,耳尖长有珊瑚角,貌美如玉。其花以琉璃长针,穿心血为线,刺牡丹以艳身,其牡丹会随着人身的喜怒哀乐而现花开花谢。艳身有如刺绣,台语“绣”与“兽”谐音,因为以兽花为名。

  而四惊鸿在未来,将走向互斗的局面,为了故事的冲突感,便再加诸武道七修的刀道身份于绮罗生,让他因奇花八部与武道七修的冲突,而有所为难。并安排他弃刀从花的曲折故事,他过去曾经挑战天下,以证刀道,而他的原则是胜负分晓之后,立即停手,但因为不少对手不肯认输,已经输了,还要坚持以性命相拼,令绮罗生无奈之下,痛下杀手。而更有败战后怀恨在心者,虽一时之间,忍败离开战场,却将江山快手污名为江山刽子手,说他是个冷血的屠杀者。后来十方孤凛联合西疆毒首,连环布计之下,让江山快手错杀了雨钟三千楼八百名武士。他察觉被设计,便杀回十方铜雀,这一日,血染大地,十方孤凛付出了极大代价。而绮罗生身中剧毒,幸遇兽花老者解毒,当时兽花老者亦是命危之际,临终前将艳身之术传授给绮罗生。绮罗生自觉有愧刀道,从此弃刀,虽继承兽花却不声张,隐遁江湖,是以连意琦行也不知道绮罗生是奇花八部之一,绮罗生也未曾向八部中人透露他武道七修的过去。 “白衣沽酒”来自成语——白衣送酒,晋朝的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归隐,爱喝酒的陶渊明因家贫而常不能如愿。某日,陶渊明又因没钱喝酒而在家门前惆怅,这时,想结交名士的江州刺史正好派人送酒来,陶渊明大喜,当场尽情畅饮。送酒人身穿白衣,送来陶渊明心想之物、遂其心愿。编剧用意为取故事中隐士之风、豪情饮酒、结交名士等人心向往之处。

  绮罗意为五彩华丽、高贵的服饰、布料,或是穿着华丽服饰的人,古人有云:“车乘填街衢,绮罗盈府寺”,绮罗之名就是来自艳身花术的华丽特色。 (摘选自会刊211期《编剧漫谈——绮罗生》作者:编剧素问)

  “雨钟三千楼的八百条命案——每年祭拜受害者家属,只是绮罗生在为自己的心找出口,并不是觉得如此便能弥补些什么,或对得起那八百条人命,所以当三千楼后人——云沧海及无故事的人找上门寻仇时,他只问此仇除了死之外,有无其他化解方式,而不会去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情如何,因为没人须为自己的心情负责,云沧海也不屑知道绮罗生的心情,是以云沧海呛明,执意唯有绮罗生死,方算了仇,此外别无他法。于是绮罗生只能对云沧海说,如果仇不能止,那刀不能停。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绮罗生要主动杀害云沧海。绮罗生的意思是你云沧海若执意以武力报仇,那我只能不断地将你打败,才能保全双方性命。对绮罗生来说,死不是一切的终点,就因为亏欠许多,那就更该把握生命,做更多有益之事来回馈社会。

  “人格”——原本对绮罗生的个性设定,是类似法国大**时期的时代刽子手,由刽子手的刀起刀落,另类的阐述出某种生命与历史的观点。这样的绮罗生,个性应该要更孤僻冷酷些。但因为绮罗生在后续戏路上,需要跟很多条线扯上关系,太过不好说话或者孤僻,会让剧情走不下去。所以编剧有调整了一下绮罗生的个性,让他变得好说话一点、明理一点,这种个性有点像是什么都保持着一定的友好距离,可实际上却比什么都疏离,牡丹花 的表述,某部分来说,就是他的人格拖想。

  武道七修——绮罗生算是最晚加入初代武道七修,年纪上比意琦行、一留衣都要年轻好多轮,但他天生对刀的直觉,让他习起刀来,比一般人更为快速,也更有成就。而意琦行与一留衣对待这个最晚加入初代武道七修的绮罗生,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与眼光来看待?由一留衣曾对绮罗生说:“看来你已忘了在渊薮顶的日子”,配合著手部摩拳擦掌的动作,想必小师弟一定常常被师兄们修理,而意琦行大概是出来保人的那个。

  “天生刀觉”——绮罗生拥有天生刀觉 ,刀在他手上,是一种无以名状的胜利意味。但几经生死风波之后,他有了新的体悟。当他在时间城领悟着守护时间的意义时,会将固有的刀式全数忘却,只记得与生俱来的那份刀觉,他的刀法,将进入新的境界。而老狗的出现,也将开启他更为深层的人生故事。属于武道七修与奇花八部的过去,是丰富人生的一段历练,亦是见证一段更古老的情谊。

  “悼文” ——悼文中有一段:“咱在点着小烛的酒馆再相遇”,其实最初是被鬼隐掉的。原本配音只到“再无剑刺骨”便收止了,可是那句“那年,吾苍发鬓白,你十八。” 有梗要做就再补回了这一句;如果少掉了,就少了好多味道。编剧原本真的是想让意琦行是在酒馆与重生的绮罗生重逢,当然,这种梗还要配合他们的初相逢是在酒馆,但孤僻的意琦行没理由去酒馆。编剧想成了是一留衣在酒馆初遇到年仅十八岁的绮罗生,而悼词里那段话,也是一留衣对绮罗生来世的许诺。在悼文的预设上中间应该还要有一大段他们在渊薮的日常点滴记录,但意琦行因哽咽,而无法将悼词内容念得完整,后一留衣将悼文接过手之后,只念了最后一段。

本文链接:http://datsumo.net/huangshanliang/362.html

上一篇:霹雳魔封开张啦!

下一篇:没有了